波斯帝国的兴衰:他靠计谋即位靠武力征服铸就帝国辉煌(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作品并非严谨的历史学术研究,仅供参考;未经授权,禁止二传,违者必究。

公元前522年9月25日,大流士和其他6个贵族在米底的西卡亚乌瓦提什宫成功地杀死了高墨塔,夺得了政权。待局势稍为平稳之后,这几位贵族就召开会议,商讨波斯国家的何去何从的问题。冈比西斯死后,没有留下子嗣,现在,国内不可一日无主,总得有个领导核心才行。

会议上,讨论得非常热烈。首倡此举的欧塔涅斯第一个发言,他主张使波斯人全体参加管理国家。欧塔涅斯的天真美好的设想没有得到任何反映,美伽比佐斯表达了他的看法。他主张实行寡头政治,也就是精英政治,权力应该集中在极少数有才能的人的手里。大流士第三个发表意见,他出身阿黑门尼德王族,自然心中有他的算计:我是赞成独裁统治的。君主专制的好处在于,一个最优秀的人物拥有与本人相适应的各种能力,因而能够完美无缺地统治人民。

讨论来讨论去,最后进行表决,结果7个人中有4个人赞成大流士的意见。欧塔涅斯眼看无力回天,决定退出王位竞争。一旦他同时提出一个条件,无论他们6个人中的谁做国王,他的家族的任何人都不受其支配。6人一致同意赋予他提出的特权要求。6人还决定,无论谁取得了王权,欧塔涅斯和他的子孙每年应当得到分封,以表彰他作为政变的功勋。6人最后还商定,日出时大家乘马到市郊集合,谁的马第一个鸣叫,谁便做波斯之王。

散会之后,大流士回到家里,叫他的马夫欧伊巴雷司想个花招,让他乘得马先叫,王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得了去。欧伊巴雷司拍着胸脯让主人放心,保证这事办妥。次日天明,当6个人按约定乘马来到之时,大流士乘得马便向前奔跑嘶鸣,据说这时候晴空中起了闪电和雷声。那5个人以为神选定了大流士做国王,慌忙下马跪拜,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然而,那5个人不知道遭大流士的算计,王位被轻而易举地夺了去。大流士篡夺王位后不久,帝国各地就爆发生了大规模的起义。

这场席卷全国、规模宏大、此起彼伏的大起义性质复杂,既有被征服地区人民反抗波斯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性质,也有波斯贵族内部争权夺利的性质。

大流士一上台,一个名叫阿辛纳的人自称埃兰的国王,在埃兰揭竿而起。与此同时,巴比伦人尼丁图贝尔自称是原巴比伦国王的纳波尼德之子,并获得了巴比伦人纷纷表示拥护。—个独立的巴比伦王国又出现在波斯帝国境内。埃兰的起义规模较小,大流士没费多大气力就把阿辛纳活捉并处决了他。但巴比伦的局势则很严重,尼丁图贝尔获得了巴比伦贵族的承认。

公元前522年12月13日,大流士亲率大军讨伐叛乱的巴比伦。巴比伦军队据底格里斯河防守,大流士命令军队或乘皮筏,或乘骆驼,或乘马匹,渡河作战,打败了尼丁图贝尔的军队。12月18日,双方再战于扎赞纳镇,巴比伦军队再一次败绩。尼丁图贝尔带着少数残兵败将逃入巴比伦城。大流士随后赶到,攻克了巴比伦城,擒获了尼丁图贝尔,把他及八位主要追随者一并处死。

正当大流士忙于巴比伦的起义之时,波斯、埃兰、米底、亚述、埃及、帕提亚、马尔吉安那、撒塔吉、西徐亚又爆发了大规模的叛乱。这次在埃兰发动叛乱的人叫马尔提亚,曾在波斯库干纳卡镇居住过。他自称是伊马尼什埃兰的国王。由于当时大流士离埃兰很近,埃兰人害怕大流士派兵来烧杀抢掠,就把这个马尔提亚捉住杀了。

米底的叛乱可就严重多了,米底人弗拉欧尔铁斯,自称是前米底国王库阿克撒列斯的宗室。当时,守卫宫廷的米底军队也背叛了波斯国王,倒向了弗拉欧尔铁斯。大流土派遣了3支军队前去平叛,经过几次会战,波斯军队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仍未能把叛乱彻底消灭口。

于是,大流士率领的军队和弗拉欧尔铁斯的军队在米底的昆杜鲁什镇,进行会战。结果,大流士取得了胜利,弗拉欧尔铁斯带领少数骑兵逃往米底地拉加地区。大流士随即派一支军队追击。弗拉欧尔铁斯被俘,并被送到大流士的行营。大流士狠狠地惩罚了他:割去了他的鼻子、耳朵和舌头,并刺瞎了他的一只眼睛。然后,把他绑在宫门外示众。平定米底之后,大流上派遣各路大军才把这些地方的叛乱一一了下去。

波斯也发生了叛乱,叛乱者瓦希亚兹达塔自称是巴尔迪亚,乃居鲁士之子。大流士发动政变,杀死高墨塔的真相并不被国人所了解,许多人以为巴尔迪亚还活着,或以为大流士弑君篡位。瓦希亚兹达塔得到了守卫帕萨加迪王宫军队的支持,成了波斯国王。

这次叛乱波及卡曼尼亚、加德罗西亚、阿拉霍西亚等地。瓦希亚兹达塔派出军队去各地攻打忠于大流士的军队。大流士经过4次大战,才把这场叛乱平息。大流士正在波斯本土平叛时,巴比伦人再度发动叛乱。亚美尼亚人阿尔哈在杜巴拉地区再次宣称自己是纳波尼德之子尼布甲尼撒。

他占据了巴比伦城,并自称巴比伦王。大流士随即派遣印塔弗尔涅斯率领一支军队进攻巴比伦。公元前521年11月27日,阿尔哈及其主要追随者战败被俘,均被处以死刑。至此,大流士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经过大小19场战争,擒获了9个国王,10多万人战死疆场,才把这场震动全国的大叛乱、大起义了下去。

不只是被征服地区竞相独立,波斯帝国怀有野心的地方总督也乘机兴风作浪。欧洛伊铁司本是居鲁士所任命的撒尔迪斯省的总督。当高墨塔发动政变后,他不但没有帮助波斯人夺回米底人从他们那里夺去的权力,反而不经请示就杀害了两位波斯大臣。特别是大流士派人

送来可能使他不高兴的信时,他就在路上安设伏兵,把使者杀了,连同马匹偷偷埋掉。大流士很想惩办欧洛伊铁司,但他有1000名波斯兵的亲卫队,而且管辖着弗里吉亚、吕底亚、伊奥尼亚等地。如果派兵强攻,起码两败俱伤,甚至后果不堪设想。

大流士就想智取,于是召开御前会议,让大家商讨对策。大流士问大家:“谁能够用计谋而不是用暴力把欧洛伊铁司活捉来。”对于波斯人,欧洛伊铁司没做任何好事,反而做了许多坏事。他的暴虐无礼,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大流士说毕,贵族中有30个人踊跃报名,说他们准备各自以自己的力量去完成国王的使命。最后,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由巴该欧公司去完成这一任务。

巴该欧司接受了这一艰巨任务。要不费一兵一卒把欧洛伊铁司给抓回来,委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巴该欧司向大流士讨了有关公务文书,并用大流士的御玺封了起来,只身到撒尔迪斯去了。见到了欧洛伊铁司,巴该欧司就把一件件的文书拿出来,交给他的王室秘书宣读,就在宣读的过程中,巴该欧司就被藏在书里的匕首刺中,骄横不可一世的欧洛伊铁司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做了刀下鬼。

此后,大流士便派兵征服了萨摩司岛,它是大流士所征服的第一个希腊城邦。叙罗松原本是萨摩司僭主的兄弟。后来,他的哥哥被波斯的撒尔迪斯总督欧洛伊铁司所杀,他的哥哥所委托的代理人竟成了萨摩司的统治者,并把他放逐了出来。大流士答应了叙罗松的请求,派出一支军队,由欧塔涅斯指挥,叙罗松作向导去攻打萨摩司。

起初,萨摩司人没有一个反抗,他们接受叙罗松的归来。但是,萨摩司的原统治者不甘心叙罗松不费气力就完全收回了萨摩司,便派雇佣兵袭击了波斯人。波斯人由于已达成协议,毫无防备。那些身份高贵、乘坐轿椅的波斯贵族全给杀死了。欧塔涅斯大怒,下令军队把萨摩司岛上的男人一律杀死,把一个无人岛交给叙罗松,然后又帮他向岛上移民。

正当波斯海军征服萨摩司时,巴比伦又一次发生了叛乱。这次叛乱经过了长时期、周密的准备。早在高墨塔统治和7人政变之时,巴比伦人便利用混乱时机公开叛变。大流士听到消息,马上集合大军进军巴比伦城,将其团团围住。巴比伦人根本不把波斯人的围攻放在心上。他们用手势和言语侮辱、嘲笑大流士的军队,就这样1年又7个月过去了,巴比伦人毫不松懈地防守着。大流士用尽千方百计,也无法攻克它。

正在大流士无计可施之际,披洛司在确信大流士极为重视攻克巴比伦后,便拟定了一个计划:实行苦肉计。他割下了自己的鼻子和耳朵,剃光了自己的头,弄得自己遍体鳞伤,然后去见大流士。

大流士看到一位名士竟变成这样子,非常震惊而难过。大声叫着,问是谁把他弄成这样,到底为什么。佐披洛司回答,是他自己自愿这样的,目的是攻破巴比伦城。于是,佐披洛司便把所拟的计划详细向大流士作了汇报,便商定依计行事。

佐披洛司假装逃亡,来到巴比伦城下说明自己的身份来意,要求进城去。巴比伦守卫把他带到巴比伦的首领那里。佐披洛司声泪俱下地控诉大流士的残暴罪行。他说,因为看到波斯人无法攻克该城,他曾劝国王回师。

大流士认为他动摇军心,就毁了他的面容,痛打了他一顿。他继续说道:“巴比伦人,我这次来是要大大地帮你们的忙,大大地损害大流士和他的军队。他这样糟蹋我,不能不受到惩罚。而且我知道他的全部计划。”巴比伦人看到波斯人颇受尊敬的佐披洛司变成这样,深信他的话是真实的,相信他是来帮助巴比伦的。所以,巴比伦人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指挥一支军队。第10天,佐披洛司率领巴比伦的军队主动出击,包围和杀死了大流士布置的1000人。巴比伦人非常欢喜,认为他言行一致,无论怎么做都可以听从他的吩咐。第17天,佐披洛司再度率领一支巴比伦的精锐部队出击,杀死了大流士军队的2000人。对于佐披洛司的这次战功,巴比伦人没有不赞美的。第37天,佐披洛司率兵三度出击,又杀死了大流士的军队4000人。这次功勋之后,佐披洛司成了巴比伦惟一的风云人物,也成了巴比伦军队的统率和城墙的守备官。可巴比伦人哪里知道,这些胜利都是佐披洛司和大流士预先商定好的。

佐披洛司进城后的第57天,大流士按约定的计划进攻全城。当巴比伦人全都登上城墙抗击大流士的进攻时,佐披洛司的真相显露,打开他所守城门,把波斯人放了进来,巴比伦城就这样再一次被攻克了。

大流士对巴比伦人多次叛乱,屡教不改,据险自守十分生气。他下令摧毁了千年古城巴比伦,劫走了他们所有的城门,摧毁城墙,填平护城河,使巴比伦无险可守。大流士砍杀了3000巴比伦主犯,并从邻近其他民族选送一批妇女到巴比伦,做这些战败者的妻子。从各民族集合来的妇女有50000人,从此巴比伦人成了多民族混血融合的人了。

对于佐披洛司的功劳,大流士极尽赞赏。在他看来,除居鲁士是任何波斯人都不能与之相比外,佐披洛司的功劳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的。大流士多次宣布,他宁可不要20座巴比伦城,也不愿佐披洛司把自己残害成这样。大流士每年把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佐披洛司,并且让他终生治理巴比伦城而不需纳税。此外,大流士还馈赠了许多其他东西给佐披洛司。佐披洛司可谓风光无限,帝国的形势基本稳定了,然而帝国辉煌的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这危机该如何化解,且听下回分解。

波斯帝国的兴衰:居鲁士与克洛伊索斯,寓言终究成真,神谕谁也逃不过(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