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帝国误成地中海气候国家

在阅读伪希罗多德《历史》时,我发现一个错误,就是伪希罗多德《历史》第三卷,欧塔涅斯的发言中提到了冬季的河水会泛滥。一开始,我以为是徐松岩翻译错误,因为王以铸版本没有。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冬季的河水”不是意译的结果,中国并没有冬季的河水会泛滥一说,作为译者的徐松岩没必要添加自己的意思,应该是原文就有。于是我去查原文,发现有的英文版没有“冬季的河水”,而英文版的权威著作乔治·罗林森版却有“冬季的河水”,同时,希腊文版也是有“冬季的河水”的。

从希罗多德《历史》第三卷,81节的语义判断,作者认为“冬季泛滥的河流”是经常发生的事,是大家都熟悉的气候,很容易懂。但不幸的是,“冬季泛滥的河流”是地中海气候导致的,地中海气候是十分特殊的地理气候。欧塔涅斯是波斯人,波斯的气候是热带沙漠气候,冬天的河水不可能泛滥。“冬季泛滥的河流”只有在意大利才表现得特别明显。这个地理学概念是中国中学教科书内容,也是中国中学生都知道的事。

希罗多德并不是意大利人,或者古希腊人,而是哈利卡那苏斯(Halicarnassus)【今土耳其东南部博德鲁姆(Bordrum)】人,真正的希罗多德是不会下意识地写下“冬季泛滥的河流”的。由于希罗多德不是古希腊人,希腊的气候环境如何已经不用去讨论。我在这里简单说下两河流域和意大利的气候的情况。

首先,两河流域即是幼发拉底河(Euphrates River)和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底格里斯河发源于土耳其安纳托利亚高原和亚美尼亚高原,幼发拉底河发源于土耳其安纳托利亚高原,两条河最终汇流,流向波斯湾。安纳托利亚高原则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受周围山脉阻挡,大陆性气候显著,冬季寒冷,大部分地区1月平均气温在0℃以下。加之,土耳其境内河段比起叙利亚境内的海拔更高,气候更为湿润,幼发拉底河近90%的水量来自土耳其境内。以上是两河流域的大致情况。简单而言,两河流域源头的水随着冬季的到来,源头的水便开始结冰,两河流域进入干旱期。两河流域的情况和中国黄河、长江的情况十分相似,中国黄河、长江的源头也是在高原,源头的水冰冻的时候,便进入干旱期,待源头的水解冻时,水位才会上升,才会进入洪涝期。水在0℃以下会结冰,这应该不需要多说了。

(通过谷歌地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河流域的水是从高山上流下来的,最终流入波斯湾)

其次,意大利属于地中海气候。由于夏季,北半球受副热带高压影响,意大利等地进入干旱期。北半球受副热带高压影响最为显著的是处于北纬30°线附近的国家如埃及、叙利亚、伊朗、伊拉克等地,这些国家终年被副热带高压影响,副热带高压的热量无法释放,便形成了热带沙漠气候。

尽管中国杭州等地也处于北纬30°,但中国西北面有青藏高原阻挡副热带高压,东面又濒临太平洋,才能阻隔或者释放副热带高压的热量,才使杭州获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说得简单点,被副热带高压控制了,就会导致高温,导致干旱,要想减少或者解除控制,就得降温,阻热。但这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人之所以会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都是过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过分低估了自然的能力,只有自然本身有力量控制副热带高压。因此,青藏高原、太平洋有幸成了中国的天然阻热、降温设施。这也是为什么整个亚欧大陆,有且仅有中国这块土地是最为肥沃的原因之一。意大利等地的地理环境没有青藏高原和太平洋,地中海过小,无法达到物理降温的效果,因此,夏季被副热带高压完全控制。

到了冬季,副热带高压移向低纬度地区,这正是埃及等地终年遭殃的重要原因。意大利由于濒临大西洋,转而受西风带影响,便形成冬季多雨,易发生洪涝的气候。

如果你一定要问副热带高压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说大哉是问,这个问题牛顿、爱因斯坦都无法彻底攻克。

两河流域的气候和意大利的气候比较之下,结论显而易见,便是两河流域在冬季便进入干旱期,绝对不会出现频繁泛滥。如果会泛滥,也不会进入干旱期了。而意大利在冬季时,便进入洪涝期,并且是频繁进入。这导致了意大利人认为这是习以为常的事件,因为每年都能见到这景象。

现在,我们假定有一个情况,一个意大利人面前有一群意大利人,这个意大利人说:“什么什么的危害,就如同一条在冬季泛滥的河流”,这个情况是通的。但现在是,这个行为发生在了波斯。

这就解释得了为什么伪希罗多德《历史》会用“冬季泛滥的河流”来比喻民主。如果是真正的希罗多德所作,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波斯人会对着一群波斯人说“冬季泛滥的河流”。这些人可是都不生活在意大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波斯人麦加毕佐斯在说什么,“冬季泛滥的河流”是意大利才有“冬季泛滥的河流”的地理环境,是意大利人才懂麦加毕佐斯在说什么。而洛伦佐·瓦拉正是罗马人,希罗多德《历史》希腊文版第一次出现的地方也在意大利,希腊文版最早于1482年出版,出版人是马努蒂乌斯。这些史料都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伪希罗多德《历史》会有“冬季泛滥的河流”这句话。

因为长期生活在意大利,甚至可能只是罗马的缘故,希罗多德《历史》的真实作者便错误地认为“冬季泛滥的河流”是常识,才会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生活的这个常识写到文本中。然而,就是这么不经意间的小小一笔错误,让我们发现希罗多德《历史》竟然是意大利人的伪作。原因就在于在中东地区,根本没有冬天的河水会泛滥的地理环境。

某些英文版没有“冬季泛滥的河流”,足证这句话的严重性,原因是偷改了,就没有上述问题的存在。

本条证据是地中海气候误入伪希罗多德《历史》正文,本条证据结合伪希罗多德《历史》的首次问世时间1474年,问世地点为意大利威尼斯,第一版为拉丁文版,这组证据已能充分说明伪希罗多德《历史》是15 世纪中叶意大利人所作,并非真正的希罗多德所作。请再三注意,我从未否定历史上真实存在过一个希罗多德,但希罗多德《历史》有多条证据证明该书并非真实的希罗多德所作,而是意大利罗马人洛伦佐·瓦拉托伪的作品。

最后,波斯、希罗多德是哪里人,都是伪史自身的叙述,可不是有部历史著作这么说过。

81这就是奥塔涅斯的观点。麦加毕佐斯第二个发言,他主张建立寡头政治。他说:“奥塔涅斯劝说你们放弃君主政治,我全都同意。但是,他主张要你们把权力给予民众,这在我看来,这不是最好的见解。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没有什么比难以驾驭的乌合之众更加充满了变数。我们设法从一个反复无常的君主的统治之下挣脱出来,却又使自己陷于桀骜不驯的粗野乡民统治之下,那真是愚不可及的事情。不管君主做什么事情,他至少大概知道做的是什么事,但是那些乌合之众连这一点知识都缺乏;这些无知的乌合之众既然缺乏这方面知识,他们又如何能够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适当的呢?他们随心所欲地处理国家事务,就如同一条在冬季泛滥的河流,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了。让波斯人的敌人们去选主政治吧;让我们从我们的公民中精选一批最优秀的人物,把政权交给他们吧。因此,我们自己也都在这些管理者的队伍之中,国家政权既然托付给这些最优秀的人物,那么最高明的决议就会通行于全国了。”

王以铸,汉语版(以牛津古典丛书,修德《希罗多德:历史》为底本,同时参考其他版本):

(81)欧塔涅斯发表的意见就是这样。但是美伽比佐斯的意见是主张组成一个统治的寡头。他说:“我同意欧塔涅斯所说的全部反对一个人的统治的意见。但是当他主张要你把权力给予民众的时候,他的见解便不是最好的见解了。没有比不好对付的群众更愚蠢和横暴无礼的了。把我们自己从一个暴君的横暴无礼的统治之下拯救出来,却又用它来换取那肆无忌惮的人民大众的专擅,那是不能容忍的事情。不管暴君做什么事情,他还是明明知道这件事才做的;但是人民大众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而完全是肓目的;你想民众既然不知道、他们自己也不能看到什么是最好的最妥当的,而是直向前冲,象一条泛滥的河那样地盲目向前奔流,那他们怎么能懂得他们所做的是什么呢?只有希望波斯会变坏的人才拥护民治;还是让我们选一批最优秀的人物,把政权交给他们罢。我们自己也可以参加这一批人物;而既然我们有一批最优秀的人物,那我们就可以作出最高明的决定了”。

81. Ο δε Μεγβυζο συνεβολευσε να εγκαταστσωσιν ολιγαρχαν λγων τα εξ· σα μεν επεν ο Οτνη δι να καταλσωμεν την τυρανναν, θεωρσατε ω να τα επον εγ, σα μω επε συμβουλεων να μεταφρωμεν την εξουσαν ει τον λαν, κατ τατα σφαλε τη ορθ γνμη, διτι ουδν ανοηττερον και αυθαδστερον του ασημντου χλου, και ουδν μλλον ανυπφορον να υποκψωσιν ει την αυθδειαν ακραττου πλθου νδρε θλοντε να αποφγωσι την αυθδειαν μονρχου. Ο τραννο, εν πρξη τι, ηξερει τι πρττει, ο λα μω δεν δναται να το ηξερη. Και π εναι δυνατν να το ηξερη, αφο μτε εδιδχθη μτε μαθε ποτε τι εστι καλν και αρμζον; Ορμ ασυλλογστω επ των δημοσων υποθσεων και τα ωθε, μοιο με χεμαρρον χειμερινν. Δημοκραταν λοιπν α μεταχειρισθσιν σοι βουλεονται κακ δι του Πρσα· ημε δε εκλξαντε συνλευσιν εκ των αρστων ανδρν, α αναθσωμεν ει αυτο την κυριαρχαν, καθτι ει αυτο θα περιεχμεθα και ημε. Εναι δε επμενον τι των αρστων τοτων ανδρν και τα βουλεματα θα σιν ριστα. Τοιατη το η γνμη του Μεγαβζου.